欣赏常德文艺网,感悟文学的美!欢迎访问“常德市文艺网 www.cdswyw.com”【 设为首页·加入收藏

当前位置: > 文章阅读 > 励志文章 >

遇见七位小孩(小小说)

有头有脸! 作者:admin 我要:[点评TA的作品] [发表我的文章]
来源:网络整理 栏目:励志文章 时间:2018-07-06 阅读: 人/次 字号:[--]

  一、初遇七小孩
  
  公元2014年六月的某日,下午狂风大作,大街上顿时飞沙走石,路旁树更是被狂风摧残的不成样子,残枝败叶被狂风裹挟,漫天飞舞。行人纷纷躲避在沿街的屋檐或者铺面之前。紧接着天色更加昏暗,乌云黑压压地堆积天空,紧接着电闪雷鸣,暴雨倾泻。雨借风势,风助雨威,在渐渐暗黑下来的天地间,倾泻而下的雨水,显得格外亮澄。狂风暴雨肆虐了一阵又一阵之后,雨势减小,风势也开始减退,慢慢地,风停了,暴雨也不再出现,剩下淅沥的小雨,滴答之间,演绎成沉沉暮霭。
  
  铜城城北,一幢宅院里。一位中年男子正教小姑娘算术,嬉笑之间,演练着数字。小姑娘天资聪颖,瞬间领会,并能推演。
  
  窗外的雨势收了,还不到下午五点,便看到暮色匆匆来临。
  
  “小丫,看看雨停了没有,我们准备去接你妈。”中年男子俊逸的脸庞漾着微笑,对小女孩说。
  
  “好的。”小姑娘停下刚才的学习,乐颠地跑到门外。“爸爸,还在下雨。”
  
  小姑娘清脆的声音从门外传来,中年男子蹙了蹙眉,“那就回来,我们等会儿再去。”
  
  小姑娘从屋外进来了,两个小羊角辫一颠一颠地。
  
  “那我们来学习一首诗,怎么样?”中年男子用商量的口吻对小姑娘说。
  
  “好的,老爸,我们学什么呢?”小丫的回答很干脆。
  
  中年男子微笑着说,“今天我们学习苏轼的《春江晚景》”。
  
  小丫跟着中年男子读着:竹外桃花三两枝,春江水暖鸭先知。蒌蒿满地芦芽短,最是河豚欲上时。
  
  一遍、两遍、三遍。中年男子不再教了,对小丫说,“现在自己背一次。”
  
  小丫认真地看着中年男子,将《春江晚景》背诵了一遍。中年男子微笑着颔首,“不错,不错。小丫能够记住。”
  
  小姑娘调皮地问,“老爸,为什么小丫什么都知道啊?是不是有老爸教的原因呢?”
  
  中年男子哑然失笑,“对,更是小丫聪明啊。呵呵。”
  
  “老爸,我去看看雨还在下没有,等会我们要去接妈妈了。”
  
  在中年男子点头之后,小丫依然是乐颠乐颠地向屋外跑去。
  
  “老爸,老爸,雨停了。”中年男子循着小丫的声音走了出来,屋外已经是暮鼓时分,雨终于停了下来。
  
  “走吧,我们执行我们的任务去咯。”中年男子将小丫顶在肩上,锁好门,向外面走去。
  
  路灯初上,昏黄的灯光将父女俩的身影拉得忽短忽长。
  
  刚下过雨,车辆很少,行人基本没有。
  
  走到一个拐角处,突然,前面闪出几个瘦小的身影,挡在了中年男子面前。
  
  中年男子将肩膀上的小丫放了下来。他扫视了一下,七个小毛孩,个头高矮不一,身体消瘦单薄。为首的是一个瘦高的男孩子。
  
  “老爸,他们要干什么?”小丫忽闪着大眼睛,有些疑惑地问。
  
  “小丫,没事的,站在爸爸身边。”中年男子感到困惑,就这几个小毛孩,想干什么呢?再说了,都什么年代了,还有剪径的?他把小丫向背后靠了靠,站在那里,一声不吭地望着面前的七个小孩
  
  突然,在小孩堆中跳出一个瘦小的男孩,尖嘴猴腮的,挥舞着拳头奔向中年男子。
  
  中年男子也没答话,伸手去捉对方的手,居然没有捉到。男孩哈哈一笑,转身又向他欺来。
  
  中年男子摆开架势,挥拳出去,这次竟然又落空了。他不禁蹙起眉头,微微吸了一口气,放下了端起的拳头。“你怎么像只小泥鳅?”
  
  瘦小男孩回头向同伴一笑,“你怎么知道我叫小泥鳅呢?哈哈,那就再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泥鳅功。”话未说完,小泥鳅再次欺身而来。
  
  这次中年男子出手如电,一下抓住了小泥鳅的手腕,顺势一翻手,只听到咔擦一声响,小泥鳅疼的呲牙咧嘴,大颗大颗的汗珠沁出额头。
  
  中年男子正准备放手,不料小泥鳅在如此疼痛的情况下,腾身而起,向中年男子飞踹过来。
  
  中年男子一个侧身,闪出手来,抓住了小泥鳅的脚踝。他似乎有点发怒,将小泥鳅整个地扔给了站在旁边的那些伙伴。
  
  那群小家伙连忙接着,一看,知道同伴的手骨折了。他们站了开来,摆开了架势。
  
  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中年男子一声暴喝,让几个小孩怔怔地站在那里,一动也不敢动,愕然地看着他。
  
  中年男子也不管许多,径直走向刚才出手的小泥鳅身边,小泥鳅惊恐地望着他,身体开始哆嗦。
  
  “把手伸出来,受伤的那只手!”似乎是命令式的。看着中年男子冷峻的眼神,小泥鳅颤抖着伸出手。
  
  小泥鳅的脸开始发烧,颤抖着伸出了受伤的手,身体不由得向后挪了挪。
  
  其他伙伴带着几分好奇,几分恐惧,慢慢地移动着脚步,向他们靠拢过来,最后围成了一个圈。
  
  只见中年男子将小泥鳅的手腕捏住,一只手一使劲,一拉一推,然后说,“轻轻地动一下试试。”
  
  小泥鳅半信半疑地看着自己受伤的手,吃力地轻轻活动了一下,居然没事了,他吃惊地望着中年男子,“好了?”
  
  “好好休养,一个月内不要乱动了。”中年男子依然没有表情,但口吻缓和了很多。
  
  他转头看了看,对一个瘦高瘦高的男孩说,“是你的头吧?”
  
  瘦高的男孩有些吃惊,拼命地点头,好像生怕自己会有同样的遭遇一样。
  
  “你们是干嘛的?”中年男子这个时候才发现几个小孩居然衣服都不是很整洁,不像是正常人家的孩子。
  
  见大家没有吱声,都是默默地低着头,这更证实了他的想法,他似乎有了自己的主意。
  
  “小丫,过来。”中年男子抱起小丫,对瘦高男孩说,“带我去你们住的地方看看。”
  
  瘦高男孩向大家看了看,似乎得到大家的许可,“走吧,那就跟我们去看看。”
  
  中年男子重新把小丫顶在肩上,随着七个小孩七拐八弯地走去……
  
  
  
  二、沧桑少年
  
  
  中年男子顶着小丫,跟随七个小家伙七拐八弯地走了约莫十几分钟,来到了城郊一个已经废弃多年的老厂区,房子很多,但基本都成了断壁残垣,唯一好一点的居然还是一间公共厕所和旁边的杂货间。想当初这些国有企业风光的时候,最漂亮的建筑可能就是这间公共厕所了,经历了风风雨雨,旁边的住房都破烂不堪的时候,它还显得那么的鹤立鸡群。
  
  领头的瘦高个男孩指了指杂货间,有点害羞地说,“到了,这里就是我们的营地。”
  
  中年男子放下肩膀上的小丫,打量着他们所谓的“营地”。虽然是在这么破烂的环境中,但里面的物件倒是收拾得井井有条,每个人的铺位整理得还算整齐条理。真是得感谢当时的国企了,这么宽敞的杂物间,足足有四十来个平方。靠近门边上的是饭桌,中间还有一套五六成新的沙发,围着一张茶几……一应家俬居然都很齐备,很有一点家的味道。中年男子不禁重新打量了一下这几个小孩,中间居然还有一个女孩。女孩显得有点害羞,碰到他的目光的时候不由自主地低下头。看来这群小家伙不应该是道德败坏的,为什么宁可流浪社会,也不愿意和家人在一起呢?
  
  中年男子招呼小泥鳅,“你先躺下,”回头问瘦高个男孩,“绷带你们可能没有,有没有布条?”
  
  小女孩倒是勤快,转身出去,很快找出一卷绷带来,递到中年男子的手中。看到中年男子有些诧异的望着自己,她有些害羞又略带一点得意地说,“不瞒叔叔,一般的东西我们还比较全的。”
  
  中年男子还真的不敢小瞧这群小家伙了,看着大家似乎有点得意的神情,他自己都觉得有点好笑,这一瞬间,彼此的敌意可以说已经全部消除。只见他迅速地给小泥鳅缠好绷带说,“看来最近泥鳅是要安静一下了,一个月的时间,不要乱动,大家轮流照顾一下,好吗?"
  
  “这个请叔叔放心,我们都会尽心照顾的。”小孩子都异口同声地回答。
  
  “你们的情况我不想问什么,倒是你们的生活来源是如何来的?”中年男子环顾了一下这七个小家伙。
  
  “我们……”大家准备说什么,瘦高个男孩看了一眼大家,小家伙们马上停下话音,瘦高个男孩马上说,“我们就是捡废品的,叔叔不信的话,可以到隔壁看,还有很多废品没卖呢。"
  
  中年男子呵呵一笑,”你们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?我不是警察,也不会出卖你们。捡废品就捡废品吧。但是大家记住,盗亦有道,切莫坏了这个规矩。”
  
  瘦高个男孩脸一红,“那叔叔是干什么的呢?”
  
  “我就一个山野村民罢了,你们警惕是好事情。但你们今天对我为何要下手呢?”
  
  “这个叔叔可能有点误会了。”男孩似乎松了一口气,他指了指小女孩,“今天是小美的生日,大家高兴,喝了一点酒,大家想找点乐子,开心一下。没想到……”他嘿嘿一笑,用手挠了挠脑袋。
  
  “没想到阴沟里翻船了,是吗?”中年男子微笑着,他拍了拍男孩的肩膀,“小伙子还是很有头脑的。行,我们这也是不打不成交,只是可怜了一下小泥鳅了。”他转头望着小泥鳅,“小泥鳅,你就吃点亏了哦,记恨我吗?”
  
  “不会,不会,我还想拜师呢!”躺在床上的小泥鳅赶紧回答,他翻动身体,准备起床,一不小心把受伤的手碰了一下,疼得直裂牙。
  
  大家看着小泥鳅的样子,都乐呵起来了,小泥鳅有些不好意思,“叔叔,我说的是真的,等我的手好了,一定拜您为师。”
  
  “还是先老实点,把伤养好再说。”中年男子不置可否,“再不老实点,就会成一把手的。”
  
  “小泥鳅,恭喜你高升,都成一把手了,什么时候请客啊?”大家听了一乐,都起哄了。
  
  小泥鳅不敢吱声了,大叫一声,“不和你们说话了,我睡觉!”他拉起被子,蒙上自己的脑袋,转身对着墙壁,不敢看大家。
  
  “大家好了,别取笑小泥鳅了。小美,今天是你的生日,祝你生日快乐!叔叔也没带礼物,这一百块钱你自己去买点东西。”说着,中年男子掏出钱包,拿了一张百元钞票,递给小美。
  
  “老爸,我要吃蛋糕。”小丫一听到生日,马上开腔了。
  
  小美赶紧挡住中年男子的手,“谢谢叔叔,钱我不能收。小妹,蛋糕还真的有,来,和姐姐吃蛋糕去。”小姑娘很懂事,马上拉着小丫去拿蛋糕。
  
  小丫很高兴地和小美去吃蛋糕了。小美一个人住在旁边,看来这些小家伙还真的比较懂事。
  
  小美出去以后,大家开始七嘴八舌地介绍小美的情况。中年男子默默地听着,心情也随之开始沉重。
  
  瘦高个男孩说,“其实,小美真的好可怜的。自从父母离异以后,后妈一直对她不好,隔三差五地打骂她,弄得她上学一点兴趣也没有。成绩不好了,老师又开始整她,还说她早恋了,而且给家长打电话。这下可是捅了马蜂窝,让小美好好挨了一顿毒打,没办法,她只有跑出来了。”
  
  看着中年男子紧缩的眉头,瘦高个男孩赶紧说,“其实小美是冤枉的,她真的没有早恋,是有男孩子给她写纸条,而且被老师拿去了,就硬说小美在谈恋爱。叔叔,我可以打包票,小美真的没有早恋。”
  
  中年男子点点头,说,“我相信你说的话。真的,放心。我也知道现在很多老师喜欢捕风捉影,而且对学生很粗暴,什么问题都没搞清楚就下定论,对学生一点都不负责任。”
  
  “就是就是。”其他几个也附和着。
  
  “看来你们几个都是同样的受害者了?”中年男子微微一笑,望着其他几个男孩。
  
  几个男孩嘿嘿一笑,有点羞涩。
  
  “我知道,也相信你们不是什么坏孩子,天下就没有天生的坏蛋,要坏,肯定是有原因的。所以,你们肯定都有自己的故事。如果愿意,有时间我得好好听听。”
  
  “另外,”中年男子接着说,“如果你们做事,一定不能对普通人下手,这个要切记,也算是我对你们的一点要求。”
  
  大家互相看了看,点了点头。
  
  这个时候,中年男子的手机响了,是妻子打过来的,看来店子要关门了。
  
  “今天时间不充裕了,我姓司马,单名岩。你们呢?”
  
  瘦高个男孩开始介绍,“我叫常林,”他指着旁边的几个逐一介绍,“他们是胡风、赵可、李剑、于春,小泥鳅叫刘放,还有就是小美了。”
  
  “嗯,能认识大家也是缘分,下次再来看大家。有笔和纸吗?”
  
  常林迅速地拿来了纸和笔,司马岩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递给常林,“有什么事情随时联系我就是了,需要帮忙说一句。”
  
  小泥鳅见司马岩要走,赶紧说,“师父,等我的手好了,一定拜师的,别忘了。”
  
  司马岩呵呵一笑,“等你的手好了再说吧。小丫,执行任务去咯。”
  
  小美听到司马岩喊小丫回去,连忙把小丫送了过来。小丫吃蛋糕的小脸全都是奶油,像个花猫子一样跑了过来。
  
  “小丫,姐姐给你擦一下再走。小丫好可爱的,叔叔。”小美拿了纸巾,给小丫擦嘴。
  
  司马岩依旧顶起小丫,“小丫,和哥哥姐姐说再见。”
  
  小丫连忙和大家挥手,“哥哥再见,小美姐姐再见。”
  
  大家也和小丫挥手,“小丫再见。”
  
  司马岩又和常林交代了几句,和大家挥手作别……

(小编:文艺)

    标签:小小说励志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