欣赏常德文艺网,感悟文学的美!欢迎访问“常德市文艺网 www.cdswyw.com”【 设为首页·加入收藏

当前位置: > 文章阅读 > 励志文章 >

一个从矿山出来的孩子

有头有脸! 作者:admin 我要:[点评TA的作品] [发表我的文章]
来源:网络整理 栏目:励志文章 时间:2018-07-06 阅读: 人/次 字号:[--]

  白石山坑口坐落在高高的大山里,上世纪七十年代初,因“抓革命,促生产,促工作,促战备”搞得好而闻名。矿里领导多次组织干部职工在白石山坑口召开现场会。坑口革委会主任叶卫东一年有几百天在矿里的手选车间里,这个车间几乎是青年女工和已婚妇女,他一年到头不回家,别人以为他和《龙江颂》里的江水英一样,没有配偶。一妇女因和他有染,却被他立马解除了职务。一时间成了矿里干部职工谈“爱”的典型。
  
  叶卫东原名叶发财,为表示对领袖的绝对忠诚,他把原名改为叶卫东。冬天里,他把毛主席的像章别在棉袄上,夏天干活太热,他竟然忍着剧痛,把像章别在赤膊里,殷红的血和红灿灿的像章闪闪发光。一时间,他成了红卫兵崇拜的偶像,年年被评为“劳动模范”。
  
  叶卫东还兼管坑口中小学教育,坑口职工子弟学校是他蹲的点。他是个半文盲,还爱称斯文,那时,他还带上由5人组成的“工宣队”(即工人阶级宣传队的简称)进入校园。每次给我们全校师生讲话时,总喜欢卖弄一番。有一次开会讲话,除例行背一段毛主席语录“阶级斗争要天天讲,月月讲,年年讲”之外,还手舞足蹈的一边跳“忠”字舞,一边大声念自个儿编的打油诗:“东风吹,战鼓擂,现在世界上谁怕谁?赶英国,超老美,钢铁送到太阳上,太阳给我炼钢铁,寰球处处尽朝晖。”他把“寰(huán)”和“朝(zhāo)"分别读成“āi”和“cháo”惹得我们大笑,他恼羞成怒,把笑声大而明显的几个学生弄到主席台边站了半天。因此,学校学生特别怕叶卫东。有时候,小孩因肚子饿了而哭时,家长一声“再哭,把你送到叶主任那里!”再调皮的孩子一听,马上吓得脸通红,不哭了。
  
  这年学校山边野花馨香,矿里调来了一位女教师,叫李红梅,十八九岁光景,个儿高挑,眉清目秀,皮肤雪白而光滑,气质如兰,比《红灯记》里的李铁梅还漂亮。一时间,我们迷上了她的课,在音乐课上,我们嘴里虽然唱着《都有一颗红亮的心》,可心里都在想着斜事,眼睛不看音乐课本,总是看着她的脸。为此,我也少不了挨老师的批评,有时候,我太过分,李老师没办法,把我拽到讲台上我还在笑,她气得用雪白细嫩的手指轻轻的刮刮我的脸:“你也要讲讲脸,太过分了!”我知道:李老师很善良,她没有存心要打我的意思。当李老师用她那雪白细嫩的手指羞我的脸时,我觉得有一股不可名状的快感,特别舒服。
  
  这一年,我已经十六七岁,正值青春期,应属情窦初开的年龄。被李老师刮一下脸后,我为多次享受这种快感,在李老师的上课时,我总是千方百计惹李老师生气,目的是让她拽我上台,为此,我成了全校有名的“调皮大王”。
  
  别看叶卫东平时满脸正经,可到学校一看到李红梅老师,马上满脸堆笑,问寒问暖,关怀备至。据高年级的同学讲,为培养“学毛著积极分子”,叶卫东经常找李老师个别谈话。为此,李老师的脸越来越红,年年到矿里和地区作积极分子典型发言,一时间,她在叶卫东的“培养”下,红得发紫。
  
  学校设在一个大山坳里,三面环山,一面临水,环境幽僻,是个读书的好地方。可在那“文化大革命”的疯狂年代里,经常停课“闹革命”,学生哪有心思读书?我不会写大字报,也不会打篮球,嗓子虽好,一曲现代京剧《打虎上山>唱得有声有色,惊动学校。但是,学校在搞“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”不要我,杨子荣的扮演者本是我,这是李老师推荐的,可被一个领导的儿子取代了。我心里虽然很气愤,然而,却对李老师充满着感激、敬佩、内疚之情————她没有打击报复我,多么善良的老师啊。因为上述原因,到处都没有我的份。别人停课“闹革命”时,我心里空落落的,只好在学校后山上闲逛。后山上建有学生厕所,到处树木参天,厕所在一个非常隐蔽的地方,四周都是高坎,所以,这地方植物特别繁盛。春天,各种野花盛开,美得要命,野草莓到“五一”前后长的又多又大又红,正如鲁迅先生所言:饥区的灾民不会去种兰花……当时,我们经常饿肚子,只是拼命地抢野草莓吃,哪有心思去采花?
  
  那年头,平坦地方的野草莓被人抢吃光了。每天,我总喜欢到厕所四周的坡上和沟里找野草莓充饥。那年头,这东西可救了不少人的命。一个晚上放学后,我饿不过,独自一人到厕所深处的沟里找野草莓吃。突然,一阵小便的声音吸引了我,我循声而去,在一堵厕所墙边,我吃惊的发现:女厕所墙底部有一个孔,外小里大,被树枝掩盖,砖非常结实,如果不用当时最先进的工具作案,这个小孔是不会打造的如此巧妙的,显然不是学生所为,一定是个有身份的人干的。是谁呢?当时,好奇心容不得我细想,我眯着眼往里一瞧,我的上帝也,我当场差点晕过去——蹲在解手的正是我们的李老师,那雪白而修长的腿看得一清二楚。我当时一股血往头顶上涌,心脏快要跳出了胸膛,浑身颤抖,感觉整个世界不存在了。李老师解的是大便,因此,我看了好半天,临了,她用纸擦臀部时,因是春末夏初,天气变热,李老师从上衣口袋里拿出纸后,并没有急着擦,而是把上衣解开,双手用上衣扇风,后干脆敞胸露乳凉一会儿。天哪,她雪白的胸脯和乳房我看得清清楚楚,雪白的乳房,又白又大,像放大的枣子,双肩如削,该凸的凸,该凹的凹,全身充满着曲线美,美得无法形容。于是,我的本能迫使我不由自主的把手伸到身体的下方……
  
  正当我十万分快乐之时,一阵钻心的剧痛痛彻心房,我找上一看,天哪,万万没有想到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”!叶卫东不知什么时候走到我身后,一下子揪住我的耳朵往上拼命的提!这揪耳朵的感觉当然和李老师的大不相同。接着,他猛地抓住我的双手,一下子把我甩到臭水沟里!
  
  “扑通”的响声惊走了李老师,可我却被叶卫东抓到了屋里审问。
  
  “你这个小流氓,不好好学习政治,整天在李老师的课堂上闹事,停课‘闹革命’你反而又不‘闹’!竟干起了这偷看的下流勾当!你这小流氓,我先揍你一顿再说,然后把你开除!"叶卫东额上青筋暴起,满脸横肉堆得更高,一蹦三尺高,仿佛被偷看的是他老婆的裸体。
  
  “我不是故意的,我是不留意撞上的!”我不服的辩解道。
  
  “反了你这小流氓,干了这样的事,还在胡搅蛮缠!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!”他一边说一边解开我的裤子,用棍子狠狠抽打我的阳具,并狠捏我的两个睾丸!他一边施虐,一边吼道:“说,女则所那个孔是不是你弄得?”
  
  “不是!”
  
  “不是?你怎么在哪里偷看,别人怎么没有?”
  
  我早就有点怀疑,被打火了,干脆豁出去了!我大声质问:
  
  “你怎么也在那里?那里那么偏僻,坎又高又陡,你去干什么?你又不缺吃的,我是饿不过摘果子吃才无意看到的,而你去才是有意要偷看的!那个小孔说不定是你弄得!”
  
  看我这么聪明,听我一番合情合理的、振聋发聩的话,叶卫东愣了半天后,马上像被人戳疼的狮子一样,吼着又冲上来,对着我的阳具,又是一顿毒打。
  
  后来,我被学校开除了,“罪名”是:“道德败坏,偷看女生解手”。
  
  我当时很气愤,心想:叶卫东口口声声训导我们:要讲真话,不要说假话!可我偷看的明明是李老师,而他为什么在全校学生大会上硬要说是偷看女生解手呢?
  
  我又想:为保护李老师的名声,不惜牺牲女生的名声,显然是别有用心,真虚伪可耻!
  
  时过近四十年,我还记得叶卫东当年毒打我的情形。他把我的阳具打得肿半个月还消不了!两个睾丸差点捏碎!可怜我又不敢到医院去治疗。被叶卫东毒打一顿后,感到丢尽了脸,爸爸又把我毒打一顿,好在爷爷心疼我,挡了一阵子,不然,我非被爸爸打死不可。
  
 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我跑到早死的妈妈坟上痛哭一场……
  
  俗话说:“爷奶疼的是长孙子。”我是长孙,虽然犯了“大错”,但爷爷仍然爱我,他老人家步行九十多里山路,到老家一所学校,爷爷把我的冤屈告诉了他们,好话说了几箩筐,后来看在老祖先的份上,才同意把我安插在老家一所学校唐江中学接着读初中。
  
  在受了叶卫东的毒打以后,不知为何,我的心里悄悄发生了变化,原来活泼开朗的我变得特别自卑、胆小,甚至有些神经质。夜里经常做噩梦,白天则沉默寡言、郁郁寡欢,三天不说一句话!在唐江中学读书期间,没和女生说过一句话。一听见别人谈男女之间的事就心发慌,手发抖,听“爱”色变,真是“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”我一直很郁闷,好在我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学习当中,学习成绩在全班甚至全级段名列前茅!在人们面前为爷爷争了光。
  
  正当我接着鲜红的重点高中录取通知书的时候,传来了叶卫东被逮捕的消息:原来,他是个伪君子,大流氓!开始美如天使,心情如水的李红梅老师虽然也提防着叶卫东,但是,老谋深算的叶卫东利用请酒的机会想方设法硬是把李老师劝得大醉,最后把她奸污!当时,派系斗争十分激烈,两派明争暗斗,互相监督,无孔不入。叶强奸李老师时被另一派几个人在床上抓个正着!
  
  “伪君子,大坏蛋!”我一边高兴,一边复仇似的大声吼道。
  
  事后据叶卫经东交代并经警方调查证实:叶在李老师调来之前就伪装积极正派,骗得领导和群众的信任,而在暗地里却大耍流氓,多次玩弄女性。妇女玩腻了,又把黑手伸到学校的未成年美丽少女,他多次在多处女生寝室墙上钻孔,经常偷窥女生裸体洗澡!并经常以关心、培养为幌子,找美少女个别谈话,趁机猥亵并奸污少女。他不怕,一是他大权在握,别人告不发他,二是少女怕事一旦张扬出去,既丢丑,将来又嫁不到好人家甚至嫁不出去!所以,她们只好忍气吞声,如此一来,叶卫东的色胆越来越大!所以,如花似玉的李老师调来之后,他利用职务之便,又打起了李老师的主意。狡猾虚伪的叶卫东故伎重演,打起关心李老师的幌子,政治上“重点培养”,生活上“关怀备至",以掩人耳目,暗地里打李老师的主意。女教师们都屋挨屋的住在一块,叶卫东不好在李老师房间钻孔,以偷窥她的裸体,只好另想办法。
  
  经过长期的观察,叶卫东掌握了李老师的一些生活、生理规律,其中有一条:李老师每天放学后(也就是我无意中偷看到李老师解手的那一时段)总有解大便的习惯。于是,他就巧妙得在女厕所砖墙下方用当时最先进的作案工具钻了一个孔!
  
  那天,该我倒霉,正赶上叶卫东这个色狼正准备去偷窥之时,是我占了先机,搅了他的“好事”!于是,狡猾的他就转移视线,嫁祸于人,迁怒与我,把“道德败坏,偷看女生解手”的帽子扣在我的头上,并污蔑小孔是我弄的。
  
  最终,叶卫东以强奸罪,猥亵未成年少女罪被投进监狱。“文革”结束后,林彪和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垮台,他因在“文革”中的种种劣行,被定为“三种人”,是“打,砸,抢”的头子,又加了刑,这是后话。
  
  改革开放以后,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大学,怀着一种特殊的心理和情结,在填报志愿的时候,我毅然决然的把所有的志愿栏都填上“师范”类!
  
  于是,我唱着“光荣属于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”的歌儿走进了师范大学,成为“天之骄子”!那个时候,大学生少得很,每年考不上几个,人们崇拜的要命!
  
  四年后,我大学毕业,本可以留在城里工作,可我却主动找到领导,要求回到家乡唐江中学,当上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,所在的学校是我的母校,我很高兴,我和母校有解不开的情结。
  
  我在大学学的虽然是中文,但我还是主动找到校长,除要求代班主任和中学语文课以外,我还要求带生理卫生科,兼做全校的心理咨询老师。校长自然是高兴无比,还感动有加!因为好老师调不来,现有的好老师还想调走。我一个大学毕业的高材生,大城市都要我去,我偏偏找到县教育局领导,要求回到最艰苦的家乡去当老师,你想,局长能不批准吗?
  
  好多年,一些人说我是傻子,自家人为我可惜,当年的女朋友也因我回家乡,她在城里工作和我吹了。后来,我只好找了一个家乡的姑娘结了婚。她虽然文化水平不高。但是,人还算是比较贤惠的,长得也很漂亮。
  
  我在大学里特别勤奋,博览群书,除必修课以外,我还选修了医学、法学等课程。在医学领域,我重点学习了心理障碍的有关知识。所以,在以后的教学工作中,我游刃有余,除搞好班主任工作和语文教学以外,我还教好了性教育课,解决了许多处在青春期的中学生的困惑甚至心理障碍的问题。由于我的努力,我校中学生性错罪率连年下降。我年年被评为“优秀教育工作者”和“杰出心理辅导老师”。
  
  可我难以启齿,由于当年叶卫东的毒打,自小在心里埋下了阴影,由于叶卫东给我造成的严重的心理障碍难以消除,每逢过夫妻生活,我就会想起偷窥,特别是被叶卫东毒打阳具的往事,我既羞愧又仇恨,羞愧的是对不起善良的李红梅老师,仇恨的是叶卫东对我身心的严重摧残!我悲哀的发现,我患上了***症!时间长了,再贤惠的妻子也不能接受这残酷的现实。最终,贤惠美丽的妻子还是离我而去。
  
  我痛恨“文革”对人性的戕害,对真善美的摧残!为此,我自虐似的拼命工作,好让现在的孩子们健康的成长,不再重演我的悲剧。
  
  

(小编:文艺)

    标签:石山励志文章